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行業動態
中國經濟穩增長基礎進一步夯實 
 

當前的穩增長,其內在要求不是簡單的通過擴張性的宏觀政策實現穩增長的要求,而是要形成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趨勢,并將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作為穩增長的重要判定依據。

穩增長的真正含義不是通過擴張性的宏觀經濟政策實現經濟運行的穩定,而是通過政策支持改革的順利進行,通過創新驅動和供給側改革推進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從而形成穩增長的構成內涵和表征指標。

一季度我國經濟運行總體好于預期

一季度,我國經濟運行出現良性變化,穩增長基礎進一步夯實。按不變價計算,我國經濟增速達到6.4%,居民收入實際增長6.8%,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比去年同期上漲1.8%,3月底的城鎮調查失業率達到5.2%。從運行指標上看,經濟增長運行在合理區間,居民收入增速明顯超過經濟增速,物價漲幅平穩,就業環境穩定。

第一,就業穩。就業環境保持穩定,居民收入穩定增長。一季度,我國城鎮新增就業為324萬人,完成全年新增就業目標的29.5%;城鎮失業人員再就業117萬人,就業困難人員就業39萬人,保持較高的就業水平。根據城鎮調查失業率的統計,13月的失業率分別為5.1%、5.3%5.2%,低于5.5%的控制目標,就業率總體保持在高位。

第二,金融穩?;醣夜┯α糠顯て?,市場利率穩步下行。一季度,廣義貨幣M2的規模達到188.94萬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8.60%,與一季度的名義GDP增速基本相當,較2018年同期加快0.4個百分點。這一增速基本符合政府工作報告所要求的,“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要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的目標,也體現出了“穩健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的特征。盡管貨幣供給總體穩定,貨幣乘數總體出現異常波動。這一情況對政府債務管理提出了新要求。

第三,外貿穩。出口增長加快,進口保持平穩,貿易順差顯著。一季度,貨物進出口總額70051億元,同比增長3.7%,增速比12月份加快3.0個百分點。其中,出口37674億元,增長6.7%;進口32377億元,增長0.3%;進出口相抵,順差5297億元,比上年同期擴大75.2%。與貿易數據相匹配,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出口交貨值27663億元,同比增長4.8%,與出口規?;酒ヅ?。

第四,外資穩。外資規模穩中有增,歐盟國家成為增長熱點。一季度,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 9616家,同比下降32.9%;實際使用外資金額358億美元,同比增長3.7%(折2422.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5%)。

從投資來源的地理結構來看,東盟對華投資新設立企業437家,同比增長33.6%,實際投入外資金額19.1億美元;歐盟28國對華投資新設立企業599家,同比增長20.3%,實際投入外資金額24.8億美元,同比增長29.6%;“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對華投資新設立企業1050家,同比增長23.5%,實際投入外資金額20.2億美元。歐盟成為我國引進外資的增長熱點,并對中歐貿易的增長形成了有效的支撐。

第五,投資穩?;∩枋┩蹲視興厴?,制造業投資結構優化。隨著一系列“穩投資”政策的落地實施,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穩步回升。一季度,全國共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01871億元,同比增長6.3%,增速比12月份提高0.2個百分點,比去年全年提高0.4個百分點。投資結構繼續優化,在補短板、新動能以及轉型升級等方面的投資持續發力,對優化供給結構的關鍵性作用繼續彰顯。

201810月份以來,全國基礎設施投資增速持續回暖,2019年一季度同比增長4.4%,比去年全年提高0.6個百分點。一季度,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4.6%,增速比12月份回落1.3個百分點,但仍高于去年同期0.8個百分點。從制造業的投資結構上看,主要表現為高技術制造業投資增速加快和制造業中轉型升級投資增長態勢良好兩個方面。

第六,預期穩。民間投資平穩增長,消費信心明顯提升。一季度,民間投資同比增長6.4%,增速雖比12月份有所回落,但仍高于全部投資。民間投資中,社會領域投資增長26.6%,增速比12月份提高9.2個百分點;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長13%,繼續保持較快增長。

與投資增長相適應,我國消費品市場總體平穩,消費結構持續優化升級,消費方式不斷創新發展,消費領域新舊動能轉換穩步推進,居民消費潛力進一步釋放,消費仍是經濟增長的第一驅動力,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65.1%。

同時,也要看到,一季度,債權融資的規模和增速顯著超過預期目標,須引起宏觀調控部門的關注。

普惠性減稅效應初顯

一季度,普惠性減稅效應初步顯現,部分稅種的增速明顯放緩。受到經濟增速放緩、房地產市場改革和普惠性減稅的共同影響,財政收入增速下降,收支矛盾顯現,財政可持續壓力加大。

第一,財政收入增速放緩,普惠性減稅效果顯現。一季度,對小微企業的普惠性減稅進程已經啟動,直接影響了企業所得稅收入和增值稅收入的增長,并相應的導致附加性稅收的下降。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3656億元,同比增長6.2%,明顯低于7.6%左右的GDP名義增速,減稅效應開始顯現。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5338億元,同比增長5.4%;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28318億元,同比增長6.8%。在結構上,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的稅收收入46706億元,同比增長5.4%;非稅收入6950億元,同比增長11.8%。稅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重為87.0%,同比降低5.7個百分點,收入質量略有下降。

從主要收入項目情況看,普惠性減稅效果顯現:首先,企業所得稅9888億元,同比增長15.8%。在小微企業所得稅明顯減稅的壓力下,企業所得稅仍取得較快速的增長,與企業增加值改善、利潤水平上漲有明顯的關系;其次,個人所得稅3239億元,同比下降29.7%。主要是受到新增6項專項扣除,提升起征點到5000元等措施的影響,總體符合預期,初步達到了減稅的目標的安排;最后,進口貨物增值稅、消費稅4458億元,同比增長2.9%;關稅694億元,同比下降6.8%。進口關稅的稅額下降主要與平均關稅率下調的安排有關,并受到進口總額增速只有0.3%的影響。受到進口關稅稅額下降的壓力,完稅價格的水平也有所下降,從而導致了進口貨物增值稅、消費稅的緩慢增長。

第二,財政支出快速增長,收入缺口矛盾顯現。一季度,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58629億元,同比增長15%,超過同期收入水平4973億元,占同期財政收入水平的9.3%。從規模上看,明顯低于一季度國債和地方政府債務的發行規模25792億元的水平,總體上為其后三個季度的政府支出留出了相對充裕的空間。從其構成來看,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支出6919億元,同比增長14.6%;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51710億元,同比增長15%。

從支出結構上看,屬于民生保障類的支出規模達到27355億元,占一般公共財政支出的比重為57.3%;屬于剛性支出的規模為53499億元,占一般公共財政支出的比重為91.3%。財政支出調整空間較小,目前形成的財政收支缺口在進一步減稅降費的壓力之下,財政收支矛盾將更加突出。

第三,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增長緩慢,土地出讓收入壓力加大。一季度,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14300億元,同比下降6.2%。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1003億元,同比增長6.1%;地方政府性基金預算本級收入13297億元,同比下降7.1%,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下降9.5%。

在支出方向,一季度,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支出18881億元,同比增長55.9%。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本級支出293億元,同比增長89%;地方政府性基金預算相關支出18588億元,同比增長55.5%,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安排的支出增長45.2%。

堅持結構性改革方向

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指出,2019經濟運行呈現出“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的特點,在宏觀調控上,既要堅持結構性改革的基本要求和方向,又要針對經濟的下行壓力,更好地實施逆周期調節。419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就此問題進行明確,指出要“適時適度的實施宏觀政策的逆周期調節”,并強調導致當前經濟下行的因素主要是“體制性的、結構性的”,周期性因素處于次要地位。這就要求我們通過改革開放和結構調整的新進展鞏固經濟社會穩定大局。

首先,穩增長的基本策略是通過宏觀政策實現“六穩”,并有效調用和布局各項經濟資源,進而為改革創造良好的條件;還是堅持改革的基本方向,并通過深化改革來激發市場潛力和制度紅利,從而為穩增長提供良好的改革支撐,并通過改革的不斷深化來持續推進經濟社會的有序發展。從419日的政治局會議的重大戰略安排來看,堅持“通過改革開放和結構調整的新進展鞏固經濟社會穩定的大局”,從而將改革模式作為了當前推進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模式。這一模式要求我們,宏觀政策的設計和安排要服務和服從于改革的進度和要求,只能遵循改革的方向、路徑和策略予以保障和推進,而不能將宏觀政策的相機抉擇和靈活處置置于改革之上,更不能為了一時的權宜之計,使宏觀政策背離改革的方向,甚至給改革帶來更大的風險和阻力。宏觀政策不能逆著改革的方向實施,必須服從和服務于改革,相應地也就不能因為外部環境和政策運行環境的變化,而動搖改革的方向和原則。

其次,穩增長的基本矛盾是結構性的、體制性的,周期性和總量性的矛盾處于次要和從屬地位,絕不能本末倒置。必須堅持結構性改革的基本方向,大膽破除體制性、制度性障礙,有效釋放市場主體的活力、市場機制的潛力和制度的紅利;在此基礎上,有序推進逆周期調節,更好地實施宏觀經濟政策,有效解決周期性和總量性矛盾,從而為結構性改革的深化創造良好的環境,為體制性、機制性障礙的破除提供良好的支撐。我們必須將宏觀經濟政策有序回歸到結構性、體制性改革層面,保持戰略定力,堅持頂層規劃,堅持問題導向,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創新驅動發展為戰略支撐,真正意義上夯實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良好基礎,而不是謀求政策性的刺激和階段性的拉升,導致經濟運行不必要的擾動和波動。

第三,宏觀政策的逆周期調節要適時適度,并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作為穩增長的重要依據。逆周期調節的重心是形成良好的經濟運行環境,并為改革的深入進行提供動力和保障。因此,當前的穩增長,其內在要求不是簡單的通過擴張性的宏觀政策實現穩增長的要求,而是要形成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趨勢,并將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作為穩增長的重要判定依據。從這個角度出發,穩增長的真正含義不是通過擴張性的宏觀經濟政策實現經濟運行的穩定,而是通過政策支持改革的順利進行,通過創新驅動和供給側改革推進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從而形成穩增長的構成內涵和表征指標。

(作者:閆坤為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黨委書記、研究員,張鵬為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信息來源:經濟參考報

打印當前頁】【關閉當前頁】【下围棋的高手都有谁
Copyright ?蘭溪市國際商會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蘭溪市丹溪大道56號 電話:0579-88971888 郵編:321100
浙ICP備08107034號
技術支持:蘭溪市意成網絡有限公司